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美食

留下广州一个城中村该留哪一个

发布时间:2019-07-11 09:58:42

留下广州一个城中村 该留那一个

“广州可选择保留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城中村,以留下城市快速发展的印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汪洋的一句号召,让人们把关注的目光重新放到身边的城中村。  广州目前有122个城中村“静待处理”,其中16条完成改造或已有明确方案。这些承载着历史记忆符号的城中村,应该保留那一个?能够留下什么东西?  对此,专家和市民心目中都有一个自己的“有价值”城中村。  专家表示,广州在城市发展的印记与文化上进行深度的挖掘和开发,或许能够开辟一种城中村改造的新模式。  那个城中村该留石牌村、聚龙村、小洲村……每个村都有独特的个性和理由留下  “我选石牌,它见证了我的奋斗岁月,连丁磊都在这里住过。”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选猎德,它是岭南派的建筑聚集地”……  广州究竟该保留那一个城中村,市民与专家首先掀起了“海选”。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等专家不约而同想到了石牌村。在彭澎看来,石牌村正是广州甚至珠三角城市化的一个典型切片。  蜿蜒曲折的“接吻楼”,密密麻麻的遮天蔽日,就算在正午,楼与楼之间也透不进一缕明亮。这是广州、历史长的城中村——— 石牌村。周边林立的电脑城又让它成为广州知名度的城中村。  “这里代表了一个时代。”彭澎说。  有市民则推荐融合古村落形态的城中村,譬如荔湾区的聚龙村。这个约130年的清代民居建筑群首期改造近尾声,以后这里将成为独具风格的新岭南文化产业区。  海珠小洲村也是不少市民推荐的大热门。这里就像一座民俗博物馆,随处可见的百年古榕浓荫蔽日,五六百年高龄的蚝壳屋见证着岭南的曾经沧海。  当然,被推荐留下的城中村还有很多,每个都有他们很个性的理由。  应该留下那些东西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创业者的打拼精神将在城中村的保留中得以延续  作为一段广州城市的历史,城中村构成了广州城市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广州包容、开放的美誉,是从城中村开始的。但因为空间的拥挤和对草根的包容,对城中村的争议和赞赏一样多。  有统计显示,广州大部分城中村流动人口数量是本地居民的5到10倍,有些甚至在15倍以上,比方说天河棠下村,当地的村民有2万多人,却蜗居了近30万外来务工人员,辐射大半个中国,涉及社会的各个行业。  “保留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城中村,也保留下时代精神的血脉传承。”专家指出,在改革开放的变迁背景下,外来人口勇敢地在外乡打拼、杀出一条血路的精神,其象征意义也将在对城中村的保留中得以延续。  像这样的城中村,广州目前有122个“静待处理”,只有16条城中村完成改造或者已经有明确的方案。  城中村该怎么保留保留城中村并不意味着城中村不改造,而是转换改造思路  “城中村改造确实要换一种思路了。”暨南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广东省省情调查与对策咨询专家胡刚说。  在他看来,广州要保留具有代表性的城中村,可以借鉴国外城市有机更新的模式。他说,欧美先进城市在城市发展中碰到过类似的问题。有这样一个例子被经常提起:德国某个即将拆除的村落有一面残垣之墙,艺术家认为这面墙是有生命的、有历史的,它曾承载了许多平凡人的故事。他开始搜集和寻找所有曾在这个空间住过的人,把他们的名字刻在木板上,布满了整面残垣断壁。于是这面墙被保留且成为一个旅游胜地。  胡刚说,如果广州可以保留一个甚至多个城中村,在城市发展的印记与文化上进行深度的挖掘和开发,或许能够开辟一种城中村改造的新模式。  官方回应  市区城中村改造或不大拆大建  昨日,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苏泽群表示,广州的城中村改造是以人为本、以村民的自愿为原则,以改善村民生产生活条件为目的,通过和风细雨的方式改造,而不是一味推倒重建。  了解到,广州市政府投资3亿元、此前开工的黄埔村保护改造项目没有大拆大建。黄埔村位于琶洲会展商务区,但也是全市现存古老、保存完好的城中村,施工仅拆除影响交通、消防的违章建筑,增加绿化和改善配套,甚至在村中麻石街铺设地下线路时,施工方要对每一块石头逐一编号,工程完成后铺在同一个位置上。“这项工作正在进行中,黄埔村将成为既保留传统岭南水乡文化,又有现代工业化进程印记的城中村。”苏泽群说,“再比如位于芳村的裕安围村,曾是战争时期的革命老区,我曾多次到该村调研,同村里商定了不拆的改造方式,目前基本完成,也是一条保留很好的城中村。”  苏泽群表示,希望能够在市区内也采取不大拆大建的方式,推进城中村改造,“如白云新城里有几条村不愿意拆,也可以寻找出保留式的改造方式,通过整治改善居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并设立如汪洋书记要求的农民工博物馆,将广州城市化进程中的这段历史,用城中村和各种实物、资料等方式记录保存下来,这也是一种城市文化。”  南方

如何开通微商城
做微商城需要多长时间
水果微营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