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美食

白色山茶花开了但世间已无他略

发布时间:2020-10-18 02:36:13
白色山茶花开了,但世间已无他

Karl Lagerfeld离去了,

谢幕,

张宇的话这一期我们致敬Karl Lagerfeld。三代超模,Karl三个时期的缪斯Claudia Schiffer,Sasha Pivovarova以及Grace Elizabeth一起登上封面,演绎刚刚离开我们的Karl过去三十多年来的经典作品。封面上的三套衣服分别来自Karl于1983年创作的首个Chanel系列、1986年和2003年的高定作品,内页大片也涵盖了不同年代的设计,包括本季的最新系列。同时我们还制作了一个44页的具有收藏价值的特辑,作为向这位我们尊敬崇拜的时装巨匠的致敬。

摄影:Camilla Akrans

在封面拍摄现场和三位超模。

摄影师Camilla的愉快瞬间

我认识Karl Lagerfeld有十几年了,期间有机会跟他合作过几次,每次他的身份都有点不同:作为Chanel的设计师、Fendi的设计师,插画师以及摄影师。

每次在人群中看到我,Karl都会喊:“Madame Cheung!”早年我对这称呼还有点不习惯,觉得那应该是对更年长女性的尊称,而我还很年轻。后来我慢慢了解到,那是Karl对我带领VOGUE团队不断创造新的成绩,在国际上赢得业界尊重的一种肯定。记得有一次见面时Karl直接告诉我,他很佩服我们在时尚行业刚刚起步的中国能够做出这么高品质的《VOGUE》杂志,并在国际时尚界这么快获得这么多的尊重。能得到一位影响业界逾半个世纪的前辈的赞赏,使我深感荣幸和感动。现在,每当听到有人喊“Madame Cheung”我就会会心地微笑,思绪立刻回到这位老前辈、老朋友,我永远的偶像。

Vogue服饰与美容杂志面市之初,我在接受国外媒体访问的时候也常提起Karl,在形容中国时尚发展的速度之快时,我总爱说中国在短短几年间便在时尚领域从Karl Marx年代跳跃到Karl Lagerfeld年代。这除了是一句风趣的话,也真实地反映了我们这代人经历的变化,我们的童年时代没有时装这回事,而这十几年我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和时装界最出色的人物打交道,包括Karl Lagerfeld。

Karl在中国也是一位先锋,他是第一个在长城上做时装秀的设计师,在十多年前这是个创举。在长城上做秀需要解决的难题多不胜数,绝不只是让模特在陡峭的石坡上安全走秀那么简单,然而Karl坚定的决心让那场梦幻般的时装秀得以实现。Karl的一生充满了非凡的创意和想法,在时装史上留下了自己一个不可磨灭的名字。

Karl生前活得丰富精彩痛快尽兴,对得起自己,又启发了无数身边的朋友,然而一旦离去,他却选择了一个最为低调安静的葬礼。这就是我认识的Karl,也是他留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勇敢地拥抱生命,拥抱生活,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时代…像Karl那样。三代超模 重现芳华在我们独家策划下,三代Karl Lagerfeld钟爱的面孔,曾多次在秀场上展示他作品的Claudia Schiffer、Sasha Pivovarova和Grace Elizabeth相聚巴黎老宅,再度穿上我们从Chanel品牌传承部借来的横跨三十年的设计,向这位时装巨匠致敬。

Sasha:刺绣夹克、半裙、礼帽 均为Chanel 2003年春夏高定系列

Claudia:黑色珠饰丝质长裙Chanel 1983年春夏高定系列Grace Elizabeth:白色连体裤Chanel 1986年秋冬高定系列

其余配饰 均为Chanel

Grace Elizabeth:饰蓝色丝带礼服、手环 均为Chanel 2005年春夏高定系列

蓝色发饰 Chanel

Sasha:饰黑色领结丝质衬衫、黑色半裙、腰带 均为Chanel 2001年春夏高定系列

白色礼帽、手链 均为Chanel

Claudia:饰黑色领结白色礼服、手环 均为Chanel 2010年春夏高定系列

发饰 私人物品

“Karl是时装界的沃霍尔”毋庸置疑,90年代称霸时装界的超模群体中,最让Karl Lagerfeld倾心的就是Claudia Schiffer。

白色褶皱上衣、雪纺半裙

均为Chanel 2010年秋冬系列

拼色平底鞋 Chanel

饰金属亮片黑色礼服裙 Chanel高级定制

羽毛头饰 Chanel

回溯1989年,由摄影师Herb Ritts拍摄的英国版《VOGUE》封面刚刚出刊,而两年前在家乡德国杜塞尔多夫的夜店被发掘的Claudia Schiffer接到,Karl Lagerfeld想在巴黎康朋街的工作室与她会面。那时Schiffer因有着年轻时碧姬·芭铎般妩媚性感的长相而为人称道,但刚中学毕业出道不久的她私下里是出了名的羞涩。

“Karl一下就让我感觉很自在,因为我们一开始就用德文交流,”如今已48岁的Schiffer回顾道,“我们交谈了几次后,他就让我试穿新的系列。次日,我们已经直接坐上车前往尔拍摄Chanel的1990年春夏系列广告。让我们变得更加亲近是到了凌晨三点,只有我们两人依然充满活力—当然,Karl永远是精力充沛,而我就是太激动了,享受每一秒。”

由Lagerfeld掌镜,在意大利拍摄的Chanel 1993年春夏系列广告

“他的作品跨越多种媒介…能有幸目睹他的创作过令人感动。”

在Claudia Schiffer的职业生涯中,Karl Lagerfeld似乎扮演着时尚教母的角色,让这个害羞的小女孩蜕变成一位魅力四射的超模,就像一个发生在时尚界的童话故事。在追忆Lagerfeld的Instagram帖子上,Schiffer将他比喻为“我的魔法粉”

“我觉得他是将这视为一个有趣的,”她补充道,“拍完几季广告,Karl试图说服我去走秀,即便我之前说过那不适合我,我当时很年轻、很害羞。”在之前的很多采访中,她都谈到在那个时期是Lagerfeld帮助她变得更有自信。“他跟我解释他要的不是当时T台上流行的优雅台步,而是颖的感觉,”她继续说道,“他让我假装自己就是走路去上学,我就照做了。”

首次踏上Chanel T台的

Claudia Schiffer 1990年

Chanel 1993年春夏系列

摄影:Pool Arnal

与Karl Lagerfeld屡次牵手谢幕,不断出现在Chanel广告中,让Schiffer在90年代初期成为时装屋最具代表性的面孔。外加由Ellen von Unwerth拍摄的Guess牛仔裤广告以及Versace、Valentino等其他品牌的走秀邀约,使她顺利晋升为元老级的超模六人组成员之一。“那是从没有过的一个时装纪元,行业正在经历一种变化,音乐、时装、艺术愈发交织在一起,你可以伴随Prince的音乐走在Versace的T台上,几百位摄影师围绕,突然看过去,发现Prince本人就坐在秀场前排。”

而正在重振Chanel的Karl Lagerfeld也同样在借用大众流行文化翻新时装屋的风貌。“我经常把Karl形容为时装界的沃霍尔,”Schiffer说道,“因为他的作品也同样跨越多种媒介,他深谙摄影、艺术表达、明星文化与广告之间的关系,能有幸目睹他的创作过令人感动,包括他是如何为Chanel、Karl Lagerfeld、Chloé、Fendi等创作非凡的时装系列,并同时完成他所有的摄影作品。”

在Chanel秀场后台,1992年

摄影:Pool Arnal

在时装秀之余,Karl Lagerfeld拍摄的Claudia Schiffer也多到曾出版过两本书,1995年的《Claudia Schiffer by Karl Lagerfeld》以及2010年出版的《Claudia & Karl》两年前,在庆祝入行30周年之际,Schiffer也出版了自己的同名书籍。“当我筛选图片时,在Karl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是1992年和1995年的Chanel广告,”她说道,“那些画面和时装有种简洁的优雅,同时散发着强烈的自信与权力感。”

在Chanel的秀场上,1993年

摄影:Pool Duclos

与Karl Lagerfeld的合影,1995年

摄影:Ullstein Bild

为了这次《Vogue服饰与美容》的封面拍摄,Schiffer再度穿上了来自80年代的Chanel设计,依然容光焕发。“这是一种致敬,”她说道,“提醒大家Karl的设计如此美丽,即便他人已不在,但作品和影响力永恒。”这么多年来,她也一直保持着与Lagerfeld的友谊和Chanel的渊源。即便她从90年代中期开始就极少走秀,但她逐渐转型以前排嘉宾的身份开始出席时装秀,也仍出现在了2008年和2010年的Chanel广告中。

“我觉得Karl的作品不只一直在进化,还不断地被重造,一季接着一季体现当下的时装精神,他的视角是如此独特。”她回溯数十年来所见证的Chanel设计时说道。进行这次拍摄的前一天,她在巴黎看了Karl Lagerfeld为Chanel所设计的最后一场时装秀,就此作别一段长达三十年的友情。“很多人经常会被Karl吓倒,但我很幸运,我认识的Karl非常敏感、温柔、善良,他一直都照顾我。”

“我与Karl:创作者间的心意相通”

饰金属亮片长裙、金色

宝石腰带 均为Chanel 1996年春夏高定系列

“我还记得第一次去位于康朋街上Chanel的总部试装的场景,我的经纪人将我带上楼,一上去就看到Karl正穿着他代表性的套装,戴着墨镜,十分专注而投入地坐在那里。我悄悄地走到他面前,他抬起头来友好地盯着我,那一瞬间有一种自己在对的时间来到了对的地方的归属感。随后,他拿给我一件灰色高领衫、粉色斜纹软呢夹克和黑色裤子,让我穿上试试,这后来顺利成了我在Chanel 2005秋冬系列中亮相的造型。可以说,这一天是一段真挚的友谊和一场从未间断的合作的开始。”

白色饰蕾丝褶皱夹克、半裙 均为Chanel高级定制

长款珍珠项链、饰宝石项链、花朵头饰、白色缎面高跟鞋 均为Chanel

Lagerfeld曾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对于模特的看法,他在回答中也不吝对于Sasha的赞美:“相对于完美,具有辨识度更为重要。这也是为什么90年代的超模至今仍然活跃于公众视野中,因为人们记得住她们的脸。再比如超模Sasha Pivovarava,人们看一眼就可以瞬间将她的样子印在脑海里。而当今的许多模特并不具备这个特质。”

而数次的开秀闭秀、亲自掌镜拍摄广告、多次力邀合作也证明了他的话。2008秋冬高定系列发布会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有的模特都梳着统一的齐刘海波波头依次上场,只有Sasha一人披着由无数层薄纱堆叠而成的遮面头纱,身穿全场唯一一身白色曳地婚纱,圣洁庄严地缓缓压轴出场。这样的“特殊待遇”足以表达Lagerfeld的钟爱,也反映了Sasha在他心中极为特别的位置。而最难得的是,Lagerfeld不仅对作为模特的Sasha大力支持,更是认可她作为艺术家的天赋秉性。尽管入行后她的画作也曾被其他设计师收藏,登上时装杂志,被品牌邀请跨界合作,但她心里始终认为,Lagerfeld是真正懂她的艺术的人。“他非常支持我的创作,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有着强烈的信心和发自内心的认同。我们经常交流艺术相关的话题,他还会特意给我展示他的手稿等作品。”

这样的心意相通也成就了两人多次的艺术合作。早在2009年,Lagerfeld就邀请Sasha为Chanel在她的故乡莫斯科举办的一场秀创作插画。而最令Sasha印象深刻的一次,是“2010年前后,参与Chanel旗下的高级制帽工坊Maison Michel的一个项目”“那次我不仅以一个模特的身份出镜,Karl还邀请我作为画家参与到广告大片的设计与绘制当中。这样的双重认可令我激动不已,我花费了很多心思进去,最后的结果双方也很满意。”

Chanel 2008年秋冬高定时装秀, Sasha身穿婚纱压轴登场

摄影:Tony Barson Archive

Lagerfeld漫长的时尚生涯中留下了许多缪斯的身影,比如本次一起进行封面拍摄的,同时也是Sasha仰慕已久的传奇超模Claudia Schiffer。但在这之中,Sasha Pivovarova在出众的外表和独特的个性之下,更是以其血液中流淌的艺术天赋,换来了与Lagerfeld的另一种特殊感情:创作者间的惺惺相惜。

在Chanel 2011年春夏系列的T台上

摄影:Michel Dufour

作为设计师或摄影师的Lagerfeld都深刻地嵌入了时装史的历程当中,每个人都对他的成就熟稔于心,而作为艺术家的他呢?或许Sasha可以给我们答案。“他巧妙的双手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但这绝不仅仅是在时装设计或摄影层面上的,他是个极其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的远见、他的天赋、他的创想、他的正直与他的品位都令人难以忘怀。”

“我最骄傲的事是被称为Karl的缪斯”

粉色饰花朵丝质裙Chanel 2012年秋冬高定系列

白色手环、粉色缎面高跟鞋均为Chanel

或许是不断涌现的回忆无法随着对话的暂停键一同戛然而止,当采访问题都已一一认真作答完毕后,Grace Elizabeth停顿片刻后,提出自己还有一段话想补充:

白色薄纱花朵连衣裙 Chanel高级定制

银色手环 Chanel

Karl Lagerfeld的突然离世让整个时尚圈都措手不及,与他多多少少有过接触的人们都纷纷取出自己珍藏的回忆,用饱含离愁别绪的伤感文字铺满为他送行的道路。作为Karl Lagerfeld新一代缪斯的代表,Grace与他相识的两年间也积攒了许多难忘的时光。

回忆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尽管已经时过境迁,Grace的言辞中仍难掩雀跃,“那是Fendi大秀前的面试现场,我远远看到他的那一刻瞬间体会到了紧张与激动并存仿佛追星般的感觉!他就在那边静静地坐着,穿着他最标志性的装束。而轮到我走到他面前时,他十分平和地面带微笑地看着我,那一刻,我的不安情绪瞬间被抚平了。”

这次短暂的接触开启了Grace的另一段精彩旅程,在Lagerfeld的钦点之下,从2017年开始,Grace几乎没有缺席过Chanel的每一场秀,其间更是登上了Lagerfeld亲自掌镜的2018春夏系列广告大片,并在2018秋冬成衣系列秀上担任开秀的重要角色。这样的亲密合作使她顺理成章地与Luna Bijl、Lily-Rose Depp、Cara Delevingne等其他Lagerfeld钟爱的年轻面孔,共同组成了他以自己的爱猫命名的“The Choupettes”缪斯团体 。谈起自己是如何揣测Lagerfeld心中“The Choupettes”的“入选标准”的,Grace毫不犹豫地说道:“个性。Karl钟爱的每一个缪斯都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我们都以各自独特的方式闪耀着,我想这也是他希望看到的。Karl当然阅美无数,但他总能发掘外表背后更深刻的东西。”Grace的柔中带刚、Lily-Rose小小年纪下的叛逆不羁、Cara对于传统审美标准的大胆背离都成就了各自的缪斯身份。

在Karl Lagerfeld最后一个Chanel高定系列的秀场上

摄影师:Stephane Cardinale

从认识至今频频合作的两称得上熟悉,但在评价起这位老朋友时,Grace由内而外的崇拜仍大过其他感情。“一起工作时,我总是不停地问他‘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主意的’‘这个系列的灵感来自于哪里’‘这次拍摄的想法从何而来’…还有就是,从你站在他镜头前的那一刻起,他就总是有办法在给你极大表现自由的情况下,准确迅速地捕捉他和品牌所需要的东西。有件事我至今仍觉得难以置信—我和他的第一次拍摄,第一下快门就锁定了最终使用的那张照片。”

Lagerfeld镜头前的Grace Elizabeth

而本次与同为Lagerfeld缪斯的Claudia Schiffer和Sasha Pivovarova两位超模前辈,一同身穿他曾经设计的高级时装拍摄封面的经历,也再度勾起了Grace的回忆,“和Claudia、Sasha一起工作,让我想起了之前Karl为我和其他女孩共同拍摄的场景。和这次很像的一点是,他也是喜欢自然而非刻意的互动,喜欢看到女孩子们舒服放松、自由自在的样子。”

对于模特来说,能被品牌或设计师冠以缪斯的头衔可以说是对工作的最佳褒奖与终极肯定。入行进入第四个年头的Grace自然也深刻地意识到了这点,“品牌能屡次地垂青于你是一件再有成就感不过的事。而于我而言,模特生涯最为骄傲的一件事,便是自己曾是Karl Lagerfeld的缪斯。”这个瞬间,永不复返不断改变是Karl Lagerfeld的动力,85年来,他从未停下脚步,一直引领着时装的节奏。

在第一场Chanel秀后的Karl Lagerfeld

1983年

诗人波德莱尔曾写道:“现代性,来自于捕捉那些瞬息万变的事物,生存在那些流变、转瞬即逝和可能性当中。”Karl Lagerfeld的时尚观亦是如此。

“与Cristóbal Balenciaga、Christian Dior 甚至Coco Chanel不同,他对时装的贡献不在于全新轮廓的创造。”《纽约时报》的Vanessa Friedman在写Lagerfeld的讣闻时总结道。于这位德国设计师而言,级的成就从不来自设计上的革新,而是不断通过时装对“何为当下”这一概念进行审视。1979年,Lagerfeld在一部新闻纪录片中就已预测:“如今谈一个新的轮廓已不再摩登,50年代有A型、H型…而现在重要的是氛围,关于一种精神。”

四位身着Chanel经典套装的模特。

摄影:Arthur Elgort

美国版 《VOGUE》1997年8月号

他一生中的先锋之处不仅在于预测业内的每个新纪元,更是在改革袭来时,毫无畏惧、毫无眷恋地舍弃旧习。年轻时,Lagerfeld在彼时依然的高定世界受训,担任过Pierre Balmain的助理,后成为Jean Patou时装屋的设计总监;但在60年代初期,他意识到成衣即将取代高定成为产业的主流,便自愿“降级”从一个“couturier”变为一名给成衣品牌设计稿的“styliste”

1963年,出来闯荡的Lagerfeld拿着一叠设计稿去拜见Gaby Aghion。当年,这位上流社会女子已成功将Chloé立为巴黎最早的成衣品牌之一,介于高定与其低端模仿品之间的高品质服饰。她一眼就看上了一款裸色裙装与黄色长袜的设计。“当时没有设计师会想到跟衣服一起搭配袜子,你看得出他已在诠释时装的完整形象。”Aghion在2006年出版的《The Beautiful Fall》中回顾道。Lagerfeld就这样从每季给Chloé两款设计,到1966年被任命为品牌的设计总监。

以知名建筑师Le Courbusier的设计线条为灵感的Chanel 2014年秋冬高定系列。

摄影:Willy Vanderperre

Vogue服饰与美容2014年10月特刊

当他的竞争对手Yves Saint Laurent一心专注于奠定自己的风格体系之际,没有独家合约的Lagerfeld在随后的二十年里同时为Charles Jourdan、Repetto、Krizia、Ballantyne、Tiziana、Mario Valentino、Monoprix以及Fendi等一系列品牌设计。他一再重复,自己就是一个商业设计师。“你无法收买我,但可以‘租借’我!”他在2014年的BOF采访中自我打趣道。

与他晚期每年制作的十几个时装系列相比,出任自由设计师的这段时间他也拥有同样惊人的产量。“设计如同呼吸一般,你不会想着要去呼吸,它会自然发生。”他曾在WWD采访中如此轻松地描述。在Lagerfeld的理解中,服装的创造不应该是一个纠结或备受煎熬的过程,它不能与艺术相提并论。同时,他的多重设计经历也是一种铺垫,让他在今日流行的“斜杠式”创意氛围中如鱼得水。

想必他早已意识到(也就是Saint Laurent所忽略的)作为设计师,拥有自己过于明确的风格所带来的危险。借用几句Chanel女士的话,时装的内在价值就是终归有一天会过时,潮流是瞬息的,而没有人能永无止境地创新。

色彩缤纷的Chanel套装是Karl Lagerfeld为品牌注入的全新活力。

摄影:Arthur Elgort

美国版《VOGUE》1987年7月号

在生活中,Karl Lagerfeld与1971年辞世的Gabrielle “Coco” Chanel并不相识。即便他们之前有同样奇特的共性—善于塑造与改编自己的人生故事,以及对回望过去的极度痛恨,但Lagerfeld曾坦陈,他感觉他们合不来。

“东方的夜色有一种透明感,这是在西方世界里没有的,看上去具有魅力。”自伦敦、莫斯科之后,Lagerfeld开启的年度Chanel高级手工坊系列以上海为灵感,在黄浦江边举行了品牌在中国的首秀。此时,设计师亲自操刀,为我们拍摄了这组图片。

来自《Vogue服饰与美容》2010年3月号

2007年年底,Karl Lagerfeld来到北京,在长城上举行了一场Fendi的时装秀。随后,他在北海公园静心斋这个中式庭院中为《Vogue服饰与美容》独家拍摄了这一系列。

来自《Vogue服饰与美容》2008年2月号

Lagerfeld于1983年1月24日发布的首个Chanel高定系列反响并不热烈,但从中能够看到他对于这个品牌的愿景。一季接着一季,他开始将牛仔、皮裤、比基尼、迷你裙、嘻哈金链等流行元素引入时装 屋的设计语境中。保守派将这喧哗的一切视为对励志让女性穿着得体的Chanel女士的大不敬,但如Lagerfeld所驳回的,时装不关乎致敬,时装只关乎时装。

同时,无论是摧毁、对抗还是借鉴,必须深谙传统才能勇往直前,真正的摩登只能诞生于历史的深渊。Lagerfeld不仅自己文化素养深厚(他精通德文、英文、法文、意大利文四国语言,家中收藏了约三十万本书籍)对Chanel女士的成就更是了如指掌。斜纹软呢、方形夹克、2.55包袋、服饰珠宝、双C的logo,他的改革就是将她标志性的发明进行后现代化的处理,将之化为符号去任意挪用。

1993年,Linda Evangelista跟随美国版《VOGUE》来到中国进行了一组经典拍摄,图中她身着Chanel套装与知名导演陈凯歌在上海茶楼中饮茶。

摄影:Arthur Elgort

美国版《VOGUE》1993年12月号

身着Chanel套装的超模Christy Turlington在巴黎的街头上。

摄影:Arthur Elgort

1990年4月号

Chanel女士曾把奢华定义为庸俗的对立面,但Lagerfeld却认为,在今日的社会“奢侈品正在庸俗化”他预见到消耗时装的人群会突破欧美富贵阶层,展现愈发国际化、多样化的面貌。以往端庄的Chanel女性就此被他重塑为形形的女人,在他的憧憬里,一个Chanel女郎亦可是一个牛仔女郎或摇滚女郎,能骑着摩托车去越野,在沙滩上裸露性感曲线,或身着优雅礼服在宫殿中。

“问题不断在变,我做这行就是因为没有一定的答案。”他在2007年的纪录片《Lagerfeld Confidential》中说道。

设计师在纪录片《Lagerfeld Confidential》中,2007年

与此同时,通过极端自律的个人形象和细心打造的生活方式,Lagerfeld也成功地将自己符号化了。在大实际上已经是马刺的进攻箭头和攻坚利器。 在马刺输给骑士那场比赛中众眼里,他的那条有着18世纪风格的白色马尾发型、高领衬衫、墨镜、无指手套变得与围绕在他左右的那些明星一样有辨识度。“我是自己人生中的木偶,是一个娃娃,而非真人。”他曾在2004年的美国版《VOGUE》采访中说道。无论是化作芭比娃娃还是装饰一听健怡可乐,“老佛爷”的卡通形象逐渐成为大众眼里最鲜明的时尚标签,以致他曾在安全驾驶广告中出镜。与Coco Chanel一样,Lagerfeld创造的最伟大的作品首先就是自己。

以黑色与粉色为主旋律的Chanel 2002年春夏高定系列。

摄影:Irving Penn

美国版《VOGUE》2002年4月号

超模Audrey Marnay身着以花卉图案点缀的Chanel高定设计。

摄影:Irving Penn

美国版《VOGUE》1998年6月号

设计师也积极参与主流文化的变迁,无论是1973年,波普教父Andy Warhol执导的LAmour,还是2012年美国嘻哈歌星Snoop Dogg的MV,他都有兴趣出镜。“Warhol对于艺术的意义,亦是Lagerfeld对于时装的。”超模Claudia Schiffer追思道。他熟知,并享受,流行文化换代的速度,而一代又一代青年偶像,从Keira Knightley到Blake Lively,从Lily Allen到Rihanna,陆续开始出入Chanel的秀场。

掌舵Chanel这三十余年(除了90年代短暂回归Chloé之外)Lagerfeld的长期时装合约只有自1965年开启的与Fendi的合作,以及于1984年创办的自己的同名品牌。逐渐,他“斜杠式”的创作精神被注入到其他领域—1987年,他因为Chanel拍摄公关材料而开启了摄影生涯。“我喜欢摄影的原因是它们代表一个不可被复制的瞬息,永不复返。”他在当年的纪录片中说道。Lagerfeld随后也将自己比时装还长久的爱好拓展成另一个创作领域,在1999年开设了7L Paris书店和随后的出版社,并开始写书和绘制书中的插画。

一条Chloé吊带小黑裙,今天看来也如此摩登。

摄影:Helmut Newton

美国版《VOGUE》1972年2月号

Karl Lagerfeld为Chloé做的设计。

摄影:Helmut Newton

美国版《VOGUE》1973年8月号

步入21世纪,Lagerfeld已年逾七十,但家里遍地都是iPod,后来去哪儿都手握一个iPhone的他(即便他几乎不打电话)意识到网络、科技以及社交媒体即将无限扩大时装的传播力。在他的引领下,时装秀成了大众的娱乐节目,连他的宠猫Choupette都被打造成了社交媒体明星。从冰川到超市,火箭到餐厅,苏格兰高地到古巴街道,Chanel每场秀的规模与构思一次次地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2004年,Lagerfeld更是以自己的名义成为第一个与H&M推出平价合作系列的设计师,凭借他的明星身份,一经推出立马售罄。

在自己的镜头下,“老佛爷”形象已定型的Karl Lagerfeld与其身着Chanel 2006年春夏高定系列的缪斯Amanda Harlech共同入镜。

Vogue 服饰与美容2006年4月号

前几年在采访当下最善于横跨创意领域的Virgil Abloh时,我曾,作为目前年轻人眼里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在二十年之后,该怎么保持这个热度。“一想到这个我就会想到Karl Lagerfeld,”Abloh立马回答,“他的DNA中蕴含了解读当代文化的能力。”

由Karl Lagerfeld掌镜,于巴黎为《Vogue服饰与美容》2013年1月号拍摄了周迅的封面及封面故事。“周迅的面孔很有魅力,她声线迷人,通身散发一种优雅的诗意。”Lagerfeld曾赞赏道。他以19世纪末“美好时代”的风格女郎为原型,让身着当季Chanel设计的周迅呈现出昔日的浪漫与风雅。

Karl Lagerfeld首次与我们合作便用镜头拍下了纽约夜光下的杜鹃。

来自《Vogue服饰与美容》2006年2月号

伟大的创意人士的内在都是矛盾的,在这一方面或许也是唯一的方面Karl Lagerfeld不是例外。他精通历史、文学、艺术、哲学,但在不断累积信息的同时,他也在不停舍弃他曾将垃圾桶称为家中最重要的东西—房子、家具、艺术品,甚至是朋友。“我无法说,也没有兴趣去定义,我会留下或能留下什么。”设计师在纪录片《孤独的时尚大帝》2008年中说道。

来自Chanel 2014年秋冬系列的立体花卉刺绣礼服。

摄影:Camilla Akrans

Vogue服饰与美容2014年10月号

他花费一生不断收藏别人的杰作,却从未保留自己任何一个设计或手稿。但能够在时装这条道路上走得如此长远,也就是因为他把自己视为一个过路人。时装不能奢望永恒,它本就是瞬息间的一种幻影。他曾说:“我不想在别人生活中显得真实,我想成为幽灵—现身,消失。”

王梦云 MENGYUN WANG

陈欣颖 LEXI CHEN

小孩积食内热怎么调理
软肝片的效果怎么样
复方鳖甲软肝片能治疗肝硬化吗
心悸气血虚怎么锻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