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金融

战气凌霄 第3968章 通过历练

发布时间:2020-01-18 16:36:49

战气凌霄 第3968章 通过历练

第3968章通过历练

陈一航开口了,陈福也说道:“我也会上去!”

赵传、北冥三老此时也都纷纷开口。

他们乃是圣者修为,实力强大,但修炼到他们这个境界,若是没有些奇遇,仅靠自己的修炼的话,修为突破起来会很慢。

因此,权衡利弊,他们还是决定要上去历练一番。

陆天羽闻言点了点头道:“上去历练一番也好,或许收获会远远超过期待……不过,上去的顺序要做些改变,我剑意,北冥天前辈先上去,再然后是我白三哥,接着陈一航、陈福、赵传三位前辈,两位北冥前辈最后上去。”

“这有什么讲究吗?”闻听到陆天羽的话,北冥仁和北冥地倒没有生气,只是疑惑的问道。

不都是要上去的,谁先谁后,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的。”陆天羽解释道:“北冥天前辈实力、修为最高,对神道的感悟应该也是最强的,他能通过历练,安然归来的希望也是诸位中最强大,让他先上去,能把历练经验告诉诸位。再者是我白三哥,他是魔修,实力和修为也颇为强大,他的经历对诸位也是参考。”

“至于你们两位……”陆天羽看向北冥仁和北冥地,直截了当道:“恕晚辈直言,两位的性格……若是贸然上去的话,所遭遇的危险要高过其他几位前辈的。”

陆天羽这话说的有些不客气,北冥仁和北冥地有些不服气,刚想反驳,北冥天却是道:“二弟、三弟,陆小友说的不错,你们的个性太鲁莽,且有些暴力,若让你们率先上去,恐怕会落入无尽的幻象当中,还是听陆小友的,最后上去吧!”

陆天羽说,北冥仁和北冥地还有些不服气,但北冥天一开口,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便不再说话。

北冥天说的没错,相比大哥北冥天,他们的性格确实要鲁莽、暴力的多。

尤其是北冥仁,个性急躁,北冥三老恶名昭彰,老三北冥仁要占到其中的大半。

以他的性格,若是率先进到这种充满戾气的回光情形大阵中,可能真的会出不来。

而在陆天羽看来,其实这些人若登上宝座,或多或少都会有危险,只是孰轻孰重罢了。

最轻的自然是北冥天和白胜凯。

北冥天虽然是北冥三老中的老大,也是凶名昭著,但接触下来,陆天羽发现,北冥天的为人,其实远没有传言中那么不堪。

甚至,在陆天羽看来,和北冥天相处,要好过和其他人相处。

原因很简单,北冥天并不是卑鄙的人,尽管他做过许多在外人看来极为不耻的事,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他自己的原则在内。

而若站在他的角度,他所做的其实并不过分——

这话说起来可能有些矛盾,毕竟,站在受害人的角度看,他做的一些事极其过分,可事实却是,面对九胆吞天吼的时候,北冥天一直站在陆天羽这边,而那些所谓的正道修士,却为了自己能活名,选择出卖陆天羽,屈服于九胆吞天吼。

如此一对比,谁更过分便一目了然。

因此,陆天羽有把握认为,北冥天进到回光情形大阵后,应该能保持本心。

当然,要说危险也是有的,北冥天身为圣者,自然对帝尊之路充满了向往,也因此,他也会受到阵法中,帝尊的情绪影响。

能克制住这种影响,他就能安然从阵中走出来,若不能,后果自然就是道心破裂,轮脉损毁。

除了北冥天外,陆天羽最不担心的就是白胜凯了。

白胜凯是最让陆天羽省心的一个,因为他跟随过帝尊!

跟随过帝尊的人,在面对帝尊留下的阵法时,相对的,自然会强过其他人。

重点是,白胜凯没有野心,他最大的野心,就是保护陆天羽。

因此,他能更好的应对阵中的幻境诱惑和帝尊的情绪影响。

而最让陆天羽不看好的,自然就是北冥仁和北冥地两人了。

原因前面也已经说过,这两人的戾气太重,受到影响可能很难控制自己。

至于陈一航和陈福、赵传三人,陆天羽其实也有些担忧,这三人的个性不错,实力修为也尚可,只是比起北冥天和白胜凯,他们三人的凡俗气要重的多。

他们做不到北冥天和白胜凯那么决绝,一旦碰上他们牵挂的人的幻想,他们很有可能深陷其中。

比如陈一航和陈福,若是看到陈清雅的幻象,必然会陷入其中的。

一旦陷入其中,后果自然不难想象。

当然,这也是一种考验,能不能度过就看他们的心性了。

……

说话间,宝座上的韩非猛然

睁开眼,严重闪过一丝喜色。

陆天羽见状,脸上的担忧散去,冲着他道:“韩兄,你通过了历练?”

陆天羽能感受的到,韩非的道念修为提高不少,神魂也变的强大了许多,很显然,他通过了阵法的考验,而且,收获不小。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点,纷纷围过来,询问韩非此行的收获。

这么多圣者级别的修士向他请教,韩非多少还是有些受宠若惊,微微休息了片刻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其实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大致的情形和天羽说的一样,这是一座回光情形大阵,青衣帝尊设立的。不同的是,在阵中,我就是帝尊,帝尊就是我。”

“嗯?”此言一出,陆天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道:“你是说,你是以本体进入阵中的?”

韩非点了点头,道:“天羽你是以旁观者进入阵中的吧?”

陆天羽点头,尽管宝座上的也是回光情形大阵,但和以往不同,陆天羽并不是以本体在阵中历练,而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在旁边看着帝尊经历的一切。

“同样的阵法,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历练方式,这是什么原因?”齐天同忍不住道。

陆天羽摇头,他也不知道,他进过好几座回光情形大阵,大部分都是以本体进入,身临其境的,旁观者身份进入的也有,但少。

他以前有过好奇,但没有深究——

他进的回光情形还是太少了,很难去积累经验,深究其中的不同。

“那这两种情况,那种更危险些?”陈一航在旁边问道。

陆天羽吸了口气道:“毫无疑问,肯定是本体进入的要危险,因为本体进入更能受到影响。而且,你们在阵中的选择,也左右着最后的走向!”

“没错!”韩非在一旁说道:“我进到阵中后发现自己正坐在宝座上,下方万千修士有臣服与我,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迷失了,有种唯我独尊的想法产生。”

“我心底知道自己这种想法是不对的,但就是控制不住,后来我便遭到了神道打击……”

“你遭到了神道打击?”韩非说到这里,北冥仁忍不住打断他的话,狐疑的看着道:“为何你看起来非但没有任何事,反而修为精进不少?”

“三弟,听韩小友说完。”北冥天呵斥了一句。

北冥仁顿时不说话了。

韩非便继续道:“我遭到神道打击之后,瞬间觉得万念俱灰,便想了结自己,但临死前还想看看大好的世界,于是便去了四处游历,在游历的过程中,我终于明白了修炼的意义,之后就潜心修炼,最终恢复修为,走出了这座回光情形大阵。”

“这听起来怎么像是帝尊的经历?只是青衣帝尊最后成了帝尊,而你则是走出了回光情形大阵?”陈一航狐疑道。

韩非的经历与陆天羽先前说的青衣帝尊成帝尊的经历并无不同,只不过结局是青衣帝尊成就了帝尊之位,韩非走出了回光情形大阵而已。

若是这样的话,那这回光情形大阵也没有陆天羽说的那么恐怖嘛!

不止陈一航这么想,北冥天他们也都有这种想法。

毕竟,同样的回光情形大阵,经历的过程应该没什么不同。

然而,陆天羽却是淡淡道:“如果你们真这么想的话,就错了!”

“怎么?”北冥天等人都看向陆天羽。

陆天羽淡淡道:“韩兄坐在宝座上的时候,想的是不该有万人臣服,这是关键所在。诸位莫不是以为,韩兄是听到我的话后,才会产生这种想法的吧?”

“难道不是?”北冥天反问。

他觉得韩非就是听到陆天羽的话后,才有了心理准备,察觉到自己坐在宝座上,受万人跪拜的情形是部队的。

韩非却是摇了摇头道:“并非如此!我之前确实牢记着天羽的嘱咐,但进到阵中后,我就是阵中的那个人,我不认识天羽,也记不住他的嘱咐,我只知道,我那么做是不对的,与天羽的嘱咐没有任何关系……”

“没错!”陆天羽接口道:“若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进到回光情形大阵,我的嘱咐管用,但若以本体进去的话,一切的经历就要靠你们自己了!”

“在那里,你们就是你们自己,你们的行事作风,完全遵从你们自己平日里的行事作风!韩兄会觉得不对劲,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修为,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万人臣服的!”

“而之后的历练,到安然走出回光情形大阵,也是遵从的他的本心吧?”zgsgq6gphoykhfto4tfxtir2or1vr37ffz48qmxtl/au9bce7heuymvlmda玉f9rxf3q==

“嗯!”韩非点头。

句容市人民医院
淳安县中医院
四川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浙江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太原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