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故事

不过遭受群殴的土豆却感觉有些无辜

发布时间:2019-07-09 15:33:13

1月7日晚上,反盗版联盟牵头人、激动CEO向腾讯科技诉苦称,告土豆实在情非得已。如果能忍,我们一定会忍,但现在我们实在忍不下去了。

当日,由激动、上海天空、春秋院线、寰宇影片、中北华艺、厦门广电等组成的反盗版联盟部分版权方,在上海的法院向土豆直接提起正式诉讼。

不过,遭受群殴的土豆却感觉有些无辜。

土豆认为,自己站上登载的所有视频都符合络媒体传统的避风港原则,也就是通知删除免责。版权人一旦提出作品侵权,土豆一定会下撤。土豆副总裁黄蕙雯甚至认为,突然出现的反盗版联盟实在很诡异。

张鹤对此反驳说:土豆故意曲解避风港条款,通过盗版影视作品吸引大量人气,给包括激动在类的版权方损失了巨大损失。尽管情非得已,但是激动别无选择。

盗版站频频抢鲜

影视作品如同海鲜,保鲜期很短,过段时间就没人喜欢。张鹤称,包括激动在内的正版站耗资千万元购买影视作品版权,就希望趁鲜下手,在较短时期内获得回报。但盗版内容的存在却让他们损失惨重。

张鹤解释说,视频站签约正版影视作品,除了需要支付大笔费用外,往往还存在时间上的苛刻限制。一般来说,版权方会要求我们在影院热播后十多天才能上线,多上一天便是侵权。

而且,一些港台电视台的娱乐节目在给激动授权后,会提出等光盘寄到后才能上线的古怪要求。这样的版权制约协议让张鹤常常哭笑不得。都什么时代了,等寄光盘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但是,盗版站却从来不存在这样的顾忌。往往影视作品和娱乐节目才刚刚上映,盗版内容在上便泛滥成灾,这为盗版站赢得大量流量。正版站往往因此颗粒无收。

包括土豆在内,他们曲解避风港原则,明知故犯纵容盗版内容,等到接到我们通知再删除后,那些影视作品早过了保鲜期,没人再点击了。张鹤称。

尽管版权是视频站的未来大势所趋,但是截至目前,包括激动在内,走正版路线的视频站实现盈利的却寥寥无几。

版权双方冲突集中爆发

同样是视频站,同样身处上海。因为这些巧合,激动联合多家版权方状告土豆的行为也被业内人士戏称为相煎何太急的内战。

不过,张鹤对此表示反对。走版权路线的站和盗版视频站路线不同,理念也不同,迟早会有一战。他甚至认为,版权方和盗版站的冲突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

实际上,类似的冲突在这两天已经集中爆发。1月7日,中国的民营电影制片企业华谊兄弟以侵权盗播《非诚勿扰》、《集结号》等片的名义,起诉优酷、土豆、悠视等视频站,新浪、搜狐两大门户站也赫然在被告之列。

同时,据21世纪经济报道,1月6日晚北京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黎锋在接受采访时,也指责优酷等视频站故意侵权。

互联分析师吕伯望认为,只有规范了盗版视频,整个视频互联产业才能成熟。同时,他也呼吁相关政府部门关注这一事件,并致力于完善知识产权保护相关规则。

版权方败诉时有发生

尽管有理有据,但是,版权方起诉视频站的行为却通常得不到民意的支持。上不乏指责版权方的友声音。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张鹤对此苦笑称,外界对版权方动辄挥舞法律大棒存在质疑,但作为版权方,激动实在有苦难言,状告土豆情非得已。

据悉,去年频频发起版权诉讼的尚文化赢得了官司。但是,该公司在业内的口碑却在直线下降。谈到尚文化,大家都会想起它打官司,然后摇头。一位业内人士笑称。

以前我们也能忍受得下去,但是,经济形势的持续悲观,让我们在内的版权方忍无可忍。张鹤如此称,未来融资和上市都很难,版权方为了生存也必须更多考虑收益和成本。

在经历了三天的口水战之后,张鹤心中隐约萌生退意。实际上,我们希望达成私下和谈,这事这样过去就算了,以后盗版时大家都小心一点。我也不希望大家都伤身劳神。

对于版权方来说,这类官司的好处其实也不多。加入反盗版联盟的春秋院线总经理吕建民昨日举例称,今年春秋院线制作的影片《大四喜》尚未进行发行就被土豆等站盗播,导致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00万元。但在打官司之后,春秋院线却只能得到一万元左右的赔偿。这一赔偿连律师费都不够。

张鹤透露,在过去多起针对盗版视频站的官司中,被告终只是被判罚数万元,但版权方为之消耗的律师费却甚至高达十余万元。版权方打官司于往往得不偿失。

而且,打官司也存在败诉的可能。不久前,慈文影视告我乐()侵权案一审就以败诉告终,此外,某版权方状告酷溜也遭遇同样的结果。

郴州专治男科医院
平顶山儿科医院哪家好
黄石其他医院哪家好
抚顺一乙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