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故事

天衍道途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绝境

发布时间:2020-02-15 19:51:31

天衍道途 第一百四十八章 绝境

“聒噪,”

血屠夫听到皓星的话语之后,脸色一沉,被人打断话语的不爽立刻作出回应,反手一刀狠狠劈出,

“血海魔功怒翻江,”血屠夫的刀势成山成海,如同猛龙过江一般的不断的将气势一波一波的引导向更高处,

“什么天体大阵,什么梦幻空虚,如果这个天是空的,那就用血海來填满,如果这个梦是虚幻的,那就用血色來沾染,无影子,破破破破破,”血屠夫怒吼一声,他的血色大刀艰难的抬起,似乎在艰难的搅动,他的刀势已经成了真正的血海,大刀不断抬起,血海也就随之高涨,如同涨潮一般,要将一切吞入血海之中,

忽然之间,他的影子莫名的竟然自己动了起來,似乎影子被太阳照射在地上连通了另一个空间,从中不断升起了一个人的身影,

嗖,

“影杀千里不知情,”出现的这个黑色人影,即使被太阳照到也是沒有丝毫影子,只有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瞪视众人,淡淡的说道,淡淡的话语仿佛是从地狱中死神伸出的血色勾镰,开始拘魂拿魄,

“你,你是恶人榜排名第一百三十七位的无影子,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你怎么会和血屠夫联合在一起,”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刚刚出來的这个人,深知底细的人才知道这个人有多么可怕,在恶人榜上的排名甚至比血屠夫还要靠前,

无影子,精通影杀之术,似乎无形体,即使在各门各派中的恶人榜他的信息都是异常不全面,只有一次又一次的作案记录,却是沒有确实形体记录,沒有击杀手法描述,沒有使用武器描述,一切都是未知,不像血屠夫这般高调,所以所有人才对这两人的结合吃惊不已,

无影子在隐匿之道和暗杀之道上都是绝顶的高手,即使是真元之境那几经强化的秋风未动蝉先觉的灵觉,对于无影子也是完全无用,

“你们这些人真是太天真了,真的以为我沒有后手,真的以为我就是天性孟浪,真的以为恶人榜靠后的那就一定是弱者,,醒醒吧,”血屠夫不屑的摇了摇头,把血刀背负在肩上,

“完了,”皓星的那名弟子哆嗦着嘴唇,颤抖着说出了一句话,众人都是脸色发白,本來面对血屠夫一人就已经是吃力异常,更何况加上一个实力不明的无影子,

···········································································

颤抖,

石昊突然心中狠狠一颤,这是慌神的感觉,但是一个穴心之境高手的心境早就练成了刀刃加身波澜不惊的境界,怎么会平白无故的随意波动,

石昊莫名想到了血公主,速度再度提升,早已超过了音速,破开了音障,飞行划破的空气边缘随意就将一座岩石小山切割成两半,引发了一阵小型山崩,但石昊哪里管得了那么多,速度只能一提再提,

血公主,慕艺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否则我会·····

石昊眼上蒙上了一层血色,气息变得愈发冷冽,

···········································································

“你们这些弟子的情报真是太落伍了,真是太可悲了,我晋升这么久,甚至都拿你们门派之中的一名恒星级别弟子开刀了,还沒有反应过來,仅仅派遣了一直游星级别的队伍,真是让我失望啊,”血屠夫摇了摇头,表示异常失望,一只脚踩在那名皓星领头弟子头部上,

“什么,,”这名弟子挣扎了一下,却是根本动弹不得,眼神之中充满绝望,

“你绝对会····不得···好死,天····有···善恶····因果,”

皓星的那名领头的游星级别的男弟子被打倒在地,封住穴道,又被暗影之手给束缚住,头部又被血屠夫给牢牢踩住,根本不能动弹,头部的剧痛令他的呼吸都有些受阻,废了许多气力才缓缓说出一句话,

其他的人也是各自被无影子的暗影之手给束缚住,还有一些人已经被凶残的开膛破肚,血屠夫面对这些人的时候,根本沒有丝毫怜悯,仿佛人命对來只是如同牲畜一般,

“啊哈哈哈哈,你说什么,不要特意的让我笑,好吗,你说这天,能分善恶,”血屠夫夸张的笑了起來,用手向上指了指上天,再次问道,

那名弟子沒有说话,其实他现在就连说话都困难了,头部受到的压力猛然增加了几倍,只能用眼神恶狠狠的怒视血屠夫而已,

“让我來告诉你吧,这个老天,不会因为我虐杀了数千人还是数万人而增添我哪怕一丝一毫的罪孽,同样也不会因为你拯救了千人还是万人而增加你哪怕一丝一毫的善业,明白吗,”血屠夫移开踩住那名弟子的头部的脚,反而俯下身子,摇晃着手指,一脸认真的对他说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听说过这句话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无情,亦无义,”血屠夫越说越激动,反而站了起來,一脸狂热的伸开双手,拥抱天空,一旁的无影子只是静静的怀抱双手,两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我杀人,是正常,因为我比你强,因为我想杀你,你杀我,也是正常,因为你要复仇,因为你收到命令,因为有人指使你,这一切,不过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和这天,和这地,又有什么关系,别笑死人了,”血屠夫转过身來,伸出手指,一指一指点着那名弟子的面孔,

“你,”这名弟子狠狠的怒而出声,想要反驳,却是猛然发现,他根本就找不出什么好的理由來反驳,

“别你你我我的了,接下來进行我们的娱乐时间吧,你知道吗,当我击杀那名恒星级别的弟子之后,好奇的撕裂的他的身体,想要找寻一下你们口中所说的不动恒星,竟然真的找到了,那可真是美丽啊,轻缓漂浮,朦胧梦幻,又有着天意运行的轨迹,真是不可多得美妙的景象啊,”血屠夫愈发的狂热,看向这名弟子的身体,

“不,不要,啊,啊啊啊,”这名弟子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仿佛待宰的羔羊一般,无力的在血屠夫面前扭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名弟子终于拿出了自己平生中所剩的所有力量歇斯底里的吼了出來,那是痛苦到极点的嘶吼,

嘶啦,嘶啦,咔嚓,咔嚓嚓,被血屠夫的身影挡住,那名弟子发出了最后的声响,是肉体撕裂的声音,还有骨架折断的声音,不仅如此还有涔涔的血管被拔断之后血液流出的声响,

旁边的那个同样被制住的永梦宗的幻梦级别的女弟子已经恐惧的闭上了双眼,但是那阵阵声响,却是在关闭其他感知器官后更容易被接收,她缩成一团,哆哆嗦嗦的如同小羊羔一般将头埋低,仿佛以为这样就能躲过那逐渐传來的声响,

“呐,无影,你看看这团万千游星,美丽不美丽,漂亮不漂亮,”血屠夫轻飘飘的托起一团如同云雾状的气团,非常小心的用沾满鲜血和骨渣的手挡住,似乎凭空吹來的一阵风就能将其刮的支离破碎,那溅满鲜血的粗豪面庞带着异常温柔的语气向一旁的无影子问道,

“恩,美丽,”无影子说的是实话,宛若一团星云一般,千万颗异常细小的微粒不断做着几乎肉眼不可查的游动,就仿佛刚出生的蝌蚪一般,围绕一个未成形的星核不断环绕,

“既然这么美丽的东西,那就更应该,”血屠夫话语刚到一般,就是眼神一闪,大口一张竟然生吞了下去,

“不错不错,虽然比那个不动恒星的味道差很多,但是毕竟是相差了一个级别,味道有所差异也是可以接受的,”血屠夫拍着肚子满意的说道,

“接下來呢,按照顺序,该你了,小乖乖,”血屠夫转过身來,咧着大嘴,生硬的做出一个笑容,却是在血液的陪衬下,显得要多凶恶有多凶恶,

“咦,唔,呜呜,”旁边的永梦宗的女子察觉到血屠夫的目光一下子落到她的身上,茫然不知所措的还发出了一声疑问的叫声,但是她的面孔马上就被惊恐的表情所遮盖,颤抖着身体想要向后移动,即使现在无影子放开暗影之手的束缚,这名女弟子也是跑不了了,她已经被吓的脚发软,根本无法移动,

“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你这样的表情啊,”血屠夫猛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只能让我的嗜虐心更旺盛啊,知不知道啊,”

“你想要什么死法呢,是想要被从肛门之中硬生生的灌水吗,你知道最后的你会变成什么样吗,腹部高高的隆起,撑裂衣物,皮肤都要浮肿,随着水压的增强,最终终于因为你的身体承受不住,彻底爆炸,成为一滩混合着内脏的血水吗,”血屠夫用了非常巨大的力气才忍下來要接近疯狂的大笑,口中不断说着残忍冷酷,嗜血虐杀的词汇,一遍又一遍的刺激着那个几乎已经瘫软在地的女弟子,他一边说着甚至都忍不住在嘴角留下了口水,下体已经高高隆起,支撑成了帐篷模样,他已经彻底兴奋了起來,

一旁的无影子似乎早已习惯了同伴变态一般的乐趣,闭上双目,冷冷的站在一旁,沒有多言,

“呐,说啊,你喜欢什么死法,是想要被牢牢固定在中央,被挤压到死吗,那也是非常不错的死法哦,皮肤首先会承受不住压力,爆出一条又条血痕,埋藏在你雪白皮肤下的通红的血肉就像忍不住出世的孩童一般跳脱出來,还会在那无边的挤压下流出血色的汁液,然后是骨架会吱呀吱呀的作响,最后咔嚓一声的碎裂掉,这一切都会被你的大脑清晰的感受到,而最后爆裂的则是你的头部,因为头可是人体中最为坚硬的位置啊,噗嗤一声就像烂番茄一样烂掉,”血屠夫逐渐走进了那名女弟子,巨大的手掌越伸越近,

“不要啊啊啊啊,”那名女弟子彻底崩溃了,反而抱头痛哭了起來,仿佛看不到血屠夫,他就会消失一般,

蹭,突然一道剑光闪过,

血屠夫的手掌这次沾染的不再是别人的鲜血,而是自己的,整个手掌齐腕而断,血流如注,

“真··真是爽啊,果然不愧是我们的公主,我就知道那简简单单的束缚根本制止不住你,是不是呢,影子,”血屠夫本应是感到超出想象的疼痛,但是脸上浮现的却是一副舒爽到极致的表情,

“问題出在那把剑上,我可以感受到我的暗影之手不是被震散的,也不是被击溃的,而是似乎被自然无比的感觉吃了下去,”无影子睁开了双眼,眼神落在诛正之上,可以稍稍看到剑柄处那丝丝红线更加的多了,

“那就再次将她捕捉起來,仔细观察一番不就得了,”血屠夫将断手捡起,接在原來的位置,附近的血液仿佛倒流一般又是吸附在接口处,仿佛在进行着缝合手术,很快血液就失去了通红色,变成了暗红之色,仿佛其中的精华都被吸取了一般,结成了血痂,血屠夫微微一抚,就掉了下來,手掌恢复如初,连一点灵活性都沒有损失,

“哈,这样都沒能造成损伤,”血公主梅慕艺甚至來不及感慨

,她是硬撑着身体起來的,腹部胸腔尤其是火烧火燎一般的疼痛,那是皮肉被切割开來,向外翻接触到空气的感觉,诛正这把魔剑虽然能够吞噬暗影之手的气劲,但是却不能去除那似乎镶嵌在体内穴道的气劲,方才的那一剑也是借助了剑刃本身的锋利才能做到那样,

眼看着越走越近的无影子,即使是血公主也是几近无计可施了,那名女弟子紧紧靠在梅慕艺身后,躲藏在阴影之中,根本不敢抬头看情势一眼,几近吓傻,完全不能指望她,

梅慕艺冷冷的看着无影子和血屠夫两人,神情冷厉的吓人,即使是血屠夫的变态举动,还是无影子的冷酷无情,都沒有能够惊吓到她,进入血伐部队之后,对于杀人、被杀、折磨、黑暗已经了解的非常深刻,但是只有一处依旧存在,她沒有忘记她进入血伐部队的目的,

对不起,可能我以后再也不能追赶你的脚步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

ps:又到了求支持的时间了,从八月一号上架到现在已经七天了,希望大家支持正版阅读,毕竟都是轻狂一个字一个字的码出來,也不是很容易的,谢谢理解,谢谢支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