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军事

髽鬏山之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14:17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下了公交车,他左手拎着背包,右手遮挡着剌眼的阳光,辨认了一下方向。  他知道,这里通向髽鬏山有两条上山的路,他确定了方向之后,便背上背包向右手边这条路走去。  虽然己经是冬未春初,但是,髽鬏山一带那层薄雪并没有溶尽。迎面的阳光透过在寒风中摇晃着的林木,照在他的脚下还能依稀可辨的山间小道上,小道上薄雪如镜,他看出来了,这条道至少在一个星期内是没有人走过的。  几个月之前,他就计划要走一次这条线路,他在网上发过邀约,但是一直没有人回应。于是,他便决定,自己走吧。  两个小时后,他站到了一个坡顶的岔路口上,行前的功课中,他对这个岔路口印象很深,岔路口海拔在500米左右,但是计划行程中的三分之一路程和实际上升也有200多米的高度,还是让他有了些许的“兴奋”。  他觉的,今天的状态格外的好,虽然连续在冰雪小路上行进了两个小时,可是没有一丝丝的疲惫。  此刻,他站在这个坡顶,望着前方那座需要仰视着的髽鬏山峰顶,他知道,自己还有很长一大段路要走,还有几百米的高度要上升。  这个时间,己接近正午。  冬末的太阳,高挂在正前方60度仰角的位置上,似乎竭尽全力般的把温暖送到这寂静的群山中。天空湛蓝,没有一丝云。但是,一阵阵扫过枯裸树林后吹在他身上的寒风也似乎竭尽全力般的在掠夺着他身上的温度。  他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他喝了几口保温杯里的热水,又吃了一小块面包,他并没有觉得渴,也没有觉得饿,他是想通过稍微一点饮食的补充,来增加自己对这寒风的抵抗能力。  休息了几分钟后,他的目光360度寻视了一圈,他是次来到这里,他觉得今天一定不虚此行,这大山,这天空,这松林,这白雪,让他有点醉意,也让他的思绪陷入了往事之中……  他喜欢摄影,他更喜欢户外活动,严格地说,他对户外活动的认知,还是通过摄影所发现、所了解的。  起初,他的户外活动仅限于都市近郊的几座小山,他的体能也不允许他走的很远,爬的很高。但是每一次的户外出行,他都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他想走更远的路,他想爬更高的山。  渐渐地,他在山上结识的驴友多了起来,他的同行伙伴也多了起来,而这一次又一次的登山,使他的体能也强壮起来,他也由开始时一个月的一两次驴行,变成了只要有时间,就一定去爬山。  在山上,他除了大量的拍摄照片之外,他还尽情的享受着山风热汗的洗礼,尽情的享受着超脱世外的感觉。他觉得,爬山能让他卸下现实中的一切压力,能让他撕掉职场中的一切伪装,他觉得,爬山能让他远离生活中的一切烦恼,能让他笑对人生中的一切未知。就这样,爬山成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像吃饭,像睡觉一样必不可少。  有时候,他因为实在没有时间,一个星期也不能出行,他就觉得很难爱,就会在内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烦闷,他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患上了“爬山依赖症”。但是,每一次爬山归来后的“身体放松”和“大脑清爽”又让他彻底否定掉了这种怀疑。  周未,同行者多,他会约上一两个朋友一起去远郊,周间的日子,他有空闲了,却很难约到人,他抵御不了大山对他的诱惑,便开始尝试着自己一个人去爬山。  一个人走在寂静的山间小路上,他有过“恐惧”,他也有过“惊慌”,但他更多的是体验到了那种闲云野鹤般的自由自在,他竟然深深地喜欢上了这种“自由自在”。于是,他便常常是一个人户外出行了。  几个月之前,他在驴友那里知道了髽鬏山这条线路,这是一条连驴友们行迹也不很多的精典线路。原始的风貌,少见的人烟,奇丽的景色,尤其是在这个季节,髽鬏山上一层又一层的山峰雪照,更是令他向往。  他开始“研究”这条线路,开始邀约同行的驴友,他知道,对这样一条一切都是“未知”的线路,还是有一两个同伴更好一些。但是,他的邀约一直没有得到回复。  看着冬季的时光一天接着一天的过去,他不想再等了,这几个月,这条线路,一直在他的大脑里搅动着,他知道,他也不能再等了。  于是,他便一个人踏上了髽鬏山之路。  行前几天,他精心准备了食物和装备,除了必备的通讯器材和卫星地图,他还专门打印出一份纸制地图。他要做到万无一失,他要顺利地走完这条很少有单人行走的户外线路。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他觉得,他今天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头,下面的路也没有什么可难住他的了。  他打开背包,重新查看了背包里的物品,食物,水,各种小的装备,一应俱在,这让他对下面的行程更是信心满满。  他又从腋下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开机键,他知道,这种天气,这种地势,手机的耗电量是巨大的,所以,下了公交车,他就把手机关掉并放在了尽可能保温的腋下的口袋里。  他想用手机上的GPS把自己现在的位置再确定一下。  一阵更大的寒风呼啸而来,他不由自主地颤栗了几下,身体下意识的偏转,他是想让自己的背部对着这股寒风,但是,就在他的身体偏转的一刹间,他的脚下一滑,失去了支撑重心,他整个人从坐着的大石头上摔倒下去,头部向另一块大石头撞了过去。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撑向头部,他知道,这种摔倒,身体上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如果头部撞到了石头上,肯定会受伤,他右手上的手机,顺着他撑向头部的手臂方向滑了出去。  他在地上躺了足足有五分钟,然后慢慢的活动四肢,慢慢的活动颈部,还好,没有受伤。  他爬了起来,半蹲半跪着去找他的手机,他才发现,手机甩向的方向,是一个被枯草和干枝掩映着的看不出有多深的沟壑……  髽鬏山,海拔1524米,位于北京门头沟区雁翅镇青白口与大台地区千军台村之间,与清水尖、百花山同在一道大梁上,因主峰两个状似古代少女髽鬏发型的山峰而得名。  在早年间,西下关西南有一口井,名曰“龙泉”,又名“大眼井”。这“龙泉”水源充足,能浇灌该村50多亩田地。  相传,古时候这口井中住着一条青龙,经多年修炼,法力很大,还能化作人形。  某日,青龙外出,天上的一位仙女下凡,看见这井水清澈透亮,忍不住脱衣下去洗澡,被一青牛怪看见。  青牛怪亦变作人形,下井调戏仙女。危难之时,青龙归来,与青牛怪展开一场殊死搏斗,终于杀死青牛怪,解救了仙女。  仙女心存感激,又见青龙英俊潇洒,顿生爱慕之情,遂以身相许,结为夫妻,恩爱无比。仙女私自下凡,并与青龙相配,触犯了天条。  玉帝派天兵天将捉拿归案,经云游到此的观音、普贤、文殊三位菩萨说情,才免去一死,但贬罚在大眼井西南的山梁上,就是天桥风景区东南六七里的髽鬏(音:zhuajiu)山。  髽鬏山虽然风景秀美无比,但也是山高沟深谜团多,除了偶而有结队的驴友穿越之外,只有那些重量级的户外爱好者,也就是所谓的“强驴”才敢单枪匹马的闯行进这里。  他慢慢地弓起身,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用双杖抵着自己的身体重量,大口大口地吸吞着冰冷的空气,再大口大口地呼吐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的大脑有些缺氧般的丝丝抽痛,站立片刻后,他弯下腰试着用杖向沟里斜探下去,他没有感觉到杖尖的触落点,他又蹲下身,手抓着杖柄,把杖斜探向更深的距离,他还是没有感觉到杖尖的触落点。  眼前的沟壁上,密密麻麻地覆盖着斜向生长的荒篙与枯技,荒篙与枯技上又稀稀疏疏的覆盖着一层薄雪。他看不出这沟有多深,他不敢贸然下去。  手机没有了,时间和定位都成了问题。  因是冬天上山,他没有戴手表,他觉的钢链表带容易使手腕受冻。他也没有带手台,他觉的这个季节,能来髽鬏山的人寥寥无几,而且,这里与市区距离很远,与市内通联的可能性也不大。  他在行前列出的物品装备清单中,那块备用电池和那个充电宝,让他有理由相信,他今天的行程与外界的通联不会有任何问题。他甚至细心到了把备用电池和充电宝揣在冲锋衣里侧的口袋中。  现在,他有点蒙,有点对自己恼怒,怎么会这样啊?这叫什么事啊?  他抬头看了看太阳,估算了一下时间,大约是下午1点左右。按照原定的行程,这个时间,他应该是站在前面的一处山顶上,他的行程迟延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他想原路返回,他回身看了看上来时的小路,细雪茫茫,枯枝摇曳,身后是一片青白色,上来时的小路己经无法辨别了。  他再转身向前看去,髽鬏山方向,两个颇似人头的山峰相对而立,仿佛是一对恩爱的老夫妻坐在那里绵绵细语,也仿佛是两位老者在向他张望着,并对他说,年青人,勇敢些,上来吧!  眼前的景象,又一次感染到了他的内心深处,他身体内的热血加速回流到了他的心脏,再由心脏泵射到大脑和全身的每个部位。  他决定,向前走。  他知道,虽然预定的行程有了一些耽搁,但是,现在的位置,己经是全程的五分之二处了,剩下五分之三的行程,剩下400多米的爬升高度他有自信在三个半小时内完。  他知道,这条线路虽然走的驴友不多,但是,这也是一条相对成熟的线路,尤其是从髽鬏山下山的路线,他有把握在黄昏时分,甚至是傍晚的天黑后走下去。  他背起背包,调整了一下背包带,又紧了紧腹带,他拿起双杖用力锁了几下,便向前方走去。  然而,当他走到十多米远的岔路口上,他再一次犹豫起来,行前的功课中,他曾查阅过很多这条线路的攻略,这个岔路口上,向前伸延的应该是左右两条小路,现在怎么是三条了?  他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他定神又仔仔细细细寻看了一次,确确实实,清清爽爽的是三条小路。  如果是两条岔路,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应该是向左手边走,但是,现在是三条路,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走了,他用仗柄轻轻的敲打着自己脑顶,又用带着手套的手背擦抹了几下渗着冷汗的脑门,他觉得,自己今天的这个行程,有些怪异。  先是手机不明不白地飞了出去,现在是眼前这山间小道不明不明白多出了一条。  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每次出行前,无论是与人同行,还是独自一人,他都要做足功课,他把很多“可能”都预算在心。  他坚持这样一条原则:选择户外也许是自己此生所做出的“不理智”的决定,但是即然做出了这个决定,自己此后的每一个行为都必须是理智的。  他的“理智”使他决定了,不再向前走。  他算计了一下,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原路返回。  他卸下背包,拿出数码像机,从镜头中向四周扫视着,远山的层叠,近松的飘荡,抬眼是变幻万千的白云,脚下是细雪透覆着的枯黄。  他狂按着快门,喀喀喀接连拍下了几十张在都市内无缘欣赏到,甚至是在近郊的山上也无法欣赏到的奇丽景象。  他把镜头定格在髽鬏山上,他的心里猛然抽动了一下。  镜头里的影像让他的大脑出现了一种幻觉,髽鬏山上那二位似人似神的老者,探着身驱在向他张望,一边张望着还一边讥讽着他:“现在的年青人,就这点胆量,还敢来爬髽鬏山?在“山脚下”拍了几张照片,就以为拍到了什么宝贝?”  在这种幻觉中,他的双眼再一次充满了血红。他把像机揣进裤袋内,拎着双仗,大步向前走去,向着岔路口上中间那条小路走去。这条路直直的正对着髽鬏山上那两位老者……  沿着这条路行进了40分钟左右他觉的有些不大对劲。  方向是没有错,但是按照他的行进速度,去掉无意间耽搁的时间,他现在应该是在山脊上,怎么还在沟里呢?  他反复地回想自己看过的那些线路攻略,反复地计算着自己在图上标示出的每一段路程的行进时间,他想,就算是自己的行进速度有误差,也不会这么大,他突然想到了,他还有一张备用的纸制地图。  他快速卸下双肩包,从包里抽出那张地图。  这是一张带有等高线标记的髽鬏山地区的1:500比例尺的局部地形图。他展开地图仔细地看了看,又左右环视着辨认一下周边的山形山势,他确定他走错了路,至少是没有在原定的线路上。  他现在所站的位置只有海拔500米左右,而他按照原定计划的行进速度,应该达到的位置是要在海拔700米左右。  他把目光从地图上移向身后的小路,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段路格外的轻松,这段本应该是连续上升200米左右的小路,事实上是没有什么上升——一直都很平缓。  他嘲弄自己般的哑然一笑:“到底还是走错了啊!”  对于走错路,他并不觉的有什么可怕的,以往的户外出行,既便是一个人,他也有走错路的时候,大不了就是再向前探一探,如果走不通,干脆就返回。  想到这,他的心里反而沉静下来,他现在要做的决定就是,是继续向前,还是原路返回。  他觉得有点饿了,从背包中拿出食物和水。他一边吃一边扫视着两边的山形地势,面对着前进方向,他看见,右手边的山梁比左手边的山梁有一倍多的距离,而且,原计划的线路,也是从岔路口向左手方向走。 共 679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早晚按一按教你实用前列腺保养方法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瞧癫痫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