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育儿

桑特中国足球问题复杂外助压抑本土球员发展急

发布时间:2020-05-27 10:11:25

桑特:中国足球问题复杂外助压抑本土球员发展

本报 李志刚 即使不在中国工作,桑特拉奇也没有离开过中国足球,他一直关注着中国足坛正在产生的一切,只不过个性不再像当年那样张扬,但每当谈到自己喜欢的话题,桑特拉奇的话锋依然锋利。8月5日上午,本报带着精心准备的1999赛季鲁能泰山夺冠的照片,与桑特拉奇坐在了一起,他指着其中的一张照片说这张照片我有的,一直挂在我贝尔格莱德家中的床头上,谢谢你带给我的珍贵礼物,这几张照片我肯定会永久保存下去。

冠军的根基在俱乐部

(以下简称记):这次重返中国,你是否是还有信心带领球队夺得联赛冠军?

桑特拉奇(以下简称桑):固然,每名教练都应当有一颗冠军的心。如果教练不向往成功、不渴望冠军,他又怎样能带好队伍、球员又怎样能服从他呢?一个教练的性情,是会体现在球队身上的。

记:冒昧地说一句,离开鲁能以后,你重返中国的经历不是那末愉快,无论是在长沙金德、青岛中能,还是在沈阳东进都是如此。

桑:我承认这一点,但必须指出的是,那几支球队为何请我来想必大家也明白,他们给我提供的都是一份短时间合同,其中我到沈阳东进更只是担当技术顾问。大体说来,一名教练应当有四年的时间才会获得成功,可是中国的俱乐部大都只想着这个赛季的事情,他们习惯于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记:1支球队要想获得成功,都需要那些要素?

桑:依照我的理解,成功的根基是在俱乐部身上。只有俱乐部有坚实的基础、有健全的后备梯队、有良好的沟通调和能力,1支球队才有可能取得成功;在这个基础之上,每名教练都想要一套基本成形的一队队伍,这最少是一支可以跻身一流的队伍;然后才轮得着教练出马,教练根据自己的眼光调解队伍结构、引进内外助壮大队伍、制定公道的战术、调理球员的心理;剩下的就是一场一场地去拼了,固然,成功的队伍向来都需要一点运气。

记:1999赛季,你在鲁能泰山就是这样获得成功的吗?

桑:难道不是吗?客观地讲,当时联赛中最强大的队伍是辽宁队。当时的辽宁队朝气蓬勃同时又配合默契,张玉宁、李金羽他们那一帮人从小就在一起踢球,一度非常接近联赛冠军。为什么最后夺冠的是我们而不是辽宁?这就体现出俱乐部的作用了,我记得当时辽宁俱乐部组织比较混乱,远不像鲁能泰山那样正规、那样渴望成功渴望冠军。正因如此,最后一轮联赛辽宁队客场挑战北京国安,没能真正发挥出水平,心理已失衡了,错失了太多的制胜良机;而我们呢,我们咬着牙坚持到了最后,所以也就笑到了最后。

打破惯性激活泰山

记:1999赛季之前,没有人想过鲁能泰山会夺得联赛冠军。

桑:确切是这样的,就连我的球员、我的中方同事都是如此。山东球员非常好,勤奋刻苦,但就是缺少一点野心。我当时所做的工作就是打破惯性思维、全盘激活球队,从用品摆放方式到就餐礼仪,再到场上位置和全队的战术。一个人的旧习惯被打乱以后,他可能会旁皇、会紧张,但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他会更加努力。

记:能具体说一说你是如何改变当时泰山球员的场上位置的吗?

桑:当时后防线上的舒畅、李明、王超、郝伟都是非常优秀的球员,我也非常信任这条防线,由他们四个人再加上门将

萨沙,在1999赛季之初我就知道我们的丢球绝对不会多。还记得宋黎辉吗?当时我的中方助手告诉我,宋黎辉可以打后腰也可以打中后卫,但我认为宋黎辉在前腰的位置上更具杀伤力;还有高尧,高尧最初的时候是一名前锋,是宿茂臻的替补,也是我把高尧改造成了1名优秀的后腰;还有罗梅罗,泰山队引进罗梅罗是想让他打右前卫,但我觉得罗梅罗应该是1名优秀的替补前锋,所以就把主力右前卫的位置给了李小鹏;至于罗梅罗,呵呵,在坐了长时间的板凳以后,他也在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的比赛中爆发了。

记:在改造泰山队的进程中,你有没有遇到甚么阻力?

桑:阻力固然很多,很少有人愿意主动每一位俄罗斯公民出生便可享受。且医疗服务项目每年都会增加。因此俄罗斯不会再有付费医疗。 不过改变自己的习惯,好在我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比如我严格规定中方教练在训练的时候不能站在球员那一边、不能包庇球员,固然更重要的是我背后有鲁能泰山俱乐部的大力支持。我清楚地记得,在全队会议上,俱乐部的大老板亲口说了,球队的事情,桑特拉奇完全负责,他说的一切都要照办。

记:1999年鲁能泰山的光辉来得太猛烈,也非常突然

桑:的确如此。依照我的假想,鲁能泰山队应当在2003赛季才会获得成功,那想到1999赛季,我刚刚执教的那个赛季,我们就取得了联赛、足协杯赛的双冠王。幸福的时光让人难以忘怀,但对我来说,以后的不幸一样刻骨铭心。

记:2000赛季到底产生了甚么,让鲁能泰山突然变了模样?

桑:一切都变了,可能包括我在内吧,所有的一切都变了。直到现在,我都认为主要的变化体现在球员的心态上,他们一下子成了山东的明星、中国的明星,钱、车子、房子、荣誉,他们此前不敢想象的,现在全都有了。因而,球员从内心深处开始懈怠了。1999赛季,我们攀上了1座高峰,正确的做法是马上下滑到谷底,然后重新攀登更高的另外1座高峰,惋惜,很多球员认为用不着那末费尽了,他们觉得只要轻轻地一跳,就能从这座高峰跳到另外1座高峰上。结果怎样呢?所有的矛盾一下子全都爆发了,我遭到了最多的指责,所以,我离开了鲁能泰山。但请相信,我仍然深爱着这支球队、这家俱乐部和山东所有的球迷。

中国足球缘何止步不前

记:1999年年底,你差一点当上了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

桑:是的,但是最后一刻我选择留在鲁能泰山,后来我的老乡兼老友米卢开始执教中国国家队,他带领那支中国队历史性地打进了世界杯决赛圈,那也是中国足球最光辉的成绩。

记:但是从那以后,中国足球的整体水平停滞不前。

桑:确切是这样,十年之前,中国的很多球队、很多球员都有着自己鲜明的特点。比如当初鲁能泰山、北京、大连、延边、上海等队都有自己独特的一套,宿茂臻、郝海东、高峰、李小鹏、马明宇等人的特点也各不相同。那时候中国足球在亚洲很有竞争力,但现在情况已有所变化了。

记:是什么导致中国足球到了今天的地步?

桑:我已熟习中国足球了,虽然还不像李章洙对这里那么熟习,其实我觉得李章洙完全就是一个中国人了,呵呵,我不会再去抨击那些主管部门,只会提供些有建设性的意见。缘由是多方面的那就精选一些那儿方向的站展示给客户看,比如中国球员可以做得很少得到很多;比如中国联赛经常性地被打断,这明显不利于球队、球员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比如有几年中国取消了杯赛,联赛也取消了升降级,导致比赛太少而且缺少竞争性;比如中国青少年培养体系不太完善,也缺少好的青年教练总之,中国足球的问题很复杂。

记:那么,中国足球界应当从那方面做起呢?

桑:首先肯定是青少年,中国足协应该真正重视青少年培训工作,为孩子们请来最好的教练,依照最科学的方式训练这些孩子。在塞尔维亚,1名19岁的青年球员,在技术、战术、体能方面均应当到达成年球员的要求,一队的教练只是根据手中的球员制定具体的对阵战术,但在中国,19岁的青年球员还要学习很多东西,一队的教练要从头开始教球员;其次便是联赛,中国足协应该想办法增加比赛场次。为什么中国球队在亚冠联赛中成绩欠佳?鲁能泰山便是一个例子,根本的缘由便是现在中国的球员还没学会怎样应付一周双赛、怎样应付多线作战,这本来都得具体一点,我觉得中超应当不成为问题的;第三,要限制外助的人数,给更多中国球员出场的机会。

记:你的意思是过量的外助在客观上压抑了中国球员的发展?

桑:难道不是这样吗?现在中国还有几名会头球的高中锋?我看也只有鲁能的韩鹏了,其他球队的前锋位置大都由外助把持。韩鹏是十几年前被我破格提拔到泰山队一队的,这么长的时间中国足坛没有出现出其他优秀的中锋,这个问题难道不值得反思吗?据我所知,日本J联赛便对每支球队出场的外助人数有着严格的限制。

记: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中国人口虽然众多,但踢球的人愈来愈少,因此制约了足球水平的提高。

桑:中国喜欢踢球的孩子少吗?我们塞尔维亚,大约有600万人口,中国踢球的孩子再少也要比塞尔维亚多上好多倍吧?为何塞尔维亚足球人才层见叠出,中国足球反而止步不前呢?我想还是由于中国足球界太功利了、太看重眼前的成绩了,另外一方面,中国也确切缺少优秀的教练。

记:所以,这一次,陕西队才重新把你请回中国来啊。

桑:谢谢你能这么说,但现在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看一看英超真正成功的教练中,弗格森、温格等人在球队之中都有绝对的权威,而且控制着俱乐部的各级队伍。而在中国呢,别说俱乐部其余年龄阶段的队伍,就是在一队,主教练说的也极可能不算数。在中国,教练就像是领带,是一种摆设,是给他人看的。如果那天俱乐部不高兴了,好办,换一条领带就是了,一切就都OK了。我还想说明的一点是,每当中国俱乐部想要换领带了,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们这些前南教练,而不是那些甚么西欧教练。(齐鲁晚报)

小孩拉肚子怎么办呢
婴儿拉肚子不能吃什么食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