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生活

那时年少不懂爱

发布时间:2019-04-08 13:55:41

假若拿五年前的他和现在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天壤之别。谁也不敢相信,现在如此缄默安静且有内涵的男生,当年如此放纵,如此轻狂。

譬如,那时候,他会为了赶潮流,把头发留得长长的并且烫成葡萄红。会在元旦晚会上,突然跑到桌子上,拿着扫把当作吉他,摇摇晃晃地弹奏起来,唱着唐磊的《丁香花》。会为了出风头加入以大欺小的队伍,在低年级学生面前耀武扬威。

然而,那样一个的他,居然会有人喜欢。或许是因为他成绩好的缘故,虽然他很贪玩,很疯狂,但学习时很认真。那时候他每次考试都是前几名。

十三四岁的青春,犹如含苞待放的荷花,即将散发芬芳季节。此时,爱在一个少女的内心中悄然无声地萌芽。

苏妍总是把目光转向右侧窗台的那个座位上,一个少年稚气未尽的脸庞。少年似乎隐隐约约发现,转过脸。苏妍急忙假装作听课,然而她那羞涩的表情及发红的耳朵,现在看来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少女的心思。然而却能骗得过他,或许因为苏妍和她是朋友。

雨后黄昏,天空初露着的霞光,映照着下几个玩耍的少年。远处楼台之上默默地站着一个女孩,静静看着也在其中的他,他放荡不羁的大笑,他熟练的拍球动作,他嘹亮清脆的叫喊。早已在女孩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闭着眼睛也不会模糊。其实她多想告诉他,她喜欢他。在她粉红色的本子上,多次写了又改,改了又写的情书。她想象,在某个黄昏,在某个放学的小路,追上他把它给他,然后转身跑走。或者在他出去玩的时候偷偷的塞进他的书包。然而少女的矜持过于顽固,苏妍终未能鼓起勇气把写下心思的纸头交给他。她明白只要天天见到他就知足了。

女孩成了楼台上的一道风景,每天都会站在原地,不知是在楼上看风景还是偷偷看着远处的人。

弥漫着淡淡花香的校园,充满着一群孩子的欢声笑语,蓬勃着无数孩子们的青春。

十月天空,景色依旧,只不过傍晚飘零的落叶带有一丝惆怅,静静地天空有雁无故地哀鸣。枫林旁,单薄的人影被西下的太阳拉的很长,苏妍哭了,默默地留着眼泪,滴落在地上的枫叶上,无声无息的淡去。她知道他转学了,很突然。以至于他没来上课几天后才知道。苏妍紧紧握着那张满载爱意的纸头,绝望地撕落在随风而落的木叶中。

苏妍依然喜欢站在楼台,只是她目光不在落在玩耍的背影,仅仅只是静静望着远方的天空。

男孩因为他的父母想让他到更好的学校学习套丝机价格
。被迫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在那里,他逐渐认识了许多人。三年的时光把他锻造的懂得友情弥足珍贵。不再稚嫩的他,不再顽皮,不再轻狂。青春期使他萌生了对爱情的渴望吉塞拉扦插苗

某一天无意发现旧时班级照时,猛然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黑色整齐的刘海下,一张清纯的面颊,是苏妍。

三年的时光不足以冲淡他对以往的记忆提高网站排名的好方法
,也不会遗忘当年有个女孩在他身边默默地陪伴着。他记得,曾经有个上课爱看他的女孩,腼腆的转头。她会以问作业为借口和他谈天说地,却依然不失淑女的矜持。他恍然发觉,离开后他是在乎他的。

他向朋友打听她的消息,打听到她现在的学校以及她喜欢看安妮宝贝。他走遍大街小巷终于买了一本安妮宝贝文集,特地把自认为自己看的相片,紧紧贴在一页封面背后的空白里。邮寄过去,让他慰藉的是收到了一封来自苏妍的回信。然而当他看到信上寥寥数笔的感谢语和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有一种压抑和难过,或许她是怪他的,怪他走后三年杳无音信。

十月的天,高远而暗淡。岑寂的路旁,他仰望着天空,播放器传出小5的《那时年少》如果青春记忆是一本笔记我该如何写你才能永远不忘记,那岁月的画笔还残留痕迹,我和你的过去可不可以不去。过去的总会成为过去,他想,那些年少的追求和心绪或许早已消失在随风即逝的时光里。他想,或许不应该打扰她。其实那时年少,他并不懂爱,当他明白时,却鬼使神差地错过了。他竟没有半点失去的悲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