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网络语言低俗化愈演愈烈令人忧心忡忡

2018-11-28 14:46:56

络语言低俗化愈演愈烈,令人忧心忡忡

阅读,只需一秒。精彩,尽在掌握!人民舆情监测室日前发布了《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报告》按照原发微博提及量,给络低俗用语搞了个排行榜.我们看到,... 人民舆情监测室日前发布了《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报告》按照原发微博提及量,给络低俗用语搞了个排行榜。我们看到,在25个(组)此类词语中,位列前三甲的,是尼玛、屌丝和逗比。这个排行榜自然没有任何荣耀可言,可称“黑榜”,排名越靠前的,表明越粗鄙不堪。因此,“黑榜”不仅给我们带不来任何欣喜,而且只能令人忧心忡忡。络时代热衷于制造新词,那怕没几天功夫就成过眼云烟,友仍然乐此不疲。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驱使,要交给专业人士去研究。笔者在这里忧虑的,是络语言低俗化现象的愈演愈烈,如尼玛、草泥马、特么的等等这些被同音利用、原本在生活中彻头彻尾的脏话,仅仅几年前多十几年前对于一个稍有文明素养的人来说还羞于出口,经过所谓络便摇身一变地神气起来,竟然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挂在了大量手里攥着不低学位文凭的青年男女的嘴边。诚然,任何一种语言中都有低俗用语,都有脏话,但其出现的频率与人的文化素养呈正相关。我在不久前的一篇文章中说过,以《水浒传》为例,“屌”不离口的,都是李逵、孙二娘那些纯粹的粗人,而林冲、扈三娘这些稍有教养的人就不会。而当下络语言中的脏话,显然抹平了吐出者的“身份”界限,可惜的是,这种抹平没有任何“进步”的成分可言。络语言低俗不低俗,对我这一代人来说尚能泾渭分明,因为我们有正常的传统文化的底蕴支撑。从一开始就深受络影响的青少年呢?打个比方说,我们这代人就像曲波小说《林海雪原》中的杨子荣,杨子荣打入威虎山之前,要操练一通“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来应对座山雕,他很清楚那不是正常说话而是土匪黑话。络语言的泥沙俱下,青少年有这种辨别能力吗?6月1日,中国互联络信息中心发布的《2014年中国青少年上行为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底,中国青少年民规模达2.77亿,占整体民的42.7%,占青少年总体的79.6%,60.1%的青少年民信任互联上的信息。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倘若从一接触“社会”开始,就你妹、装逼、小婊砸,在正常的人际交流中自然而然地娴熟运用之,将来怎么可能分得清什么叫脏话?什么叫低俗?《宋书·袁粲传》里,袁粲讲了个故事:“昔有一国,国中一水,号曰狂泉。国人饮此水,无不狂,唯国君穿井而汲,独得无恙。国人既并狂,反谓国主之不狂为狂。”本来正常的国王,反而变成了异常。现在的络语言正有此种倾向,运用低俗语言来表达成了正常,大家无不津津乐道,而使用本来的正常语言表达却成了“装逼”,正常与异常全然颠之倒之。可悲的是,《报告》在检索中文报刊媒体发现,标题中使用多的三个用词是:屌丝、逗比和叫兽,全在“黑榜”那25个(组)之列。也就是说,一些传统媒体在为络低俗语言推波助澜而浑然不觉。识者以为,络语言不仅反映着一个阶段的民情绪、一个时期的社会心理、一个层面的民众素质,同时也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文明风貌和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其实,无论线上的络低俗用语是否折射了线下的现实社会,单就对一种极其成熟了的语言文字缺少敬畏之心、以“取其糟粕”为能事实则作践的做法,我们已足有忧心忡忡的理由了,这不是与辜鸿铭喜闻小脚之臭殊途同归吗?关注我号:xuanxuewang (←长按复制)全新朋友返回顶部点击蓝色字“选学”老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与朋友一起分享交流 阅读原文

新款捕鱼机
手划船
珠三角水转印喷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