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洛信息港 > 历史

五行奇门 第两百一十七章 幽冥草

发布时间:2019-09-24 17:27:49

五行奇门 第两百一十七章 幽冥草

第两百一十七章幽冥草

“五行相生相克之间,却是有那么一种极其玄妙的状态,既非相生,也非相克,或者而言,乃是一种平衡之态,这般平衡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是与其他无异,表面上,瞧不出丝毫的异色来,但是其内部,却是有着天壤之别!象乃表征之意,但这表征却又有内外之分,平常人所所言之象,皆是外在之行,只有一类人会将这象与内在相联系而起,并将其与五行相共称,五行乱象,乱的并非表象,却是内在之况!”

“那类人,有着共同的一种称谓,名为药师!”

青老话音一落,他们几人便是齐齐看向那宛若陷入沉思一般的奉天钊,还有那平静趴伏于地上的硕大狼身,无不是惊异之色!

高寒将目光从青老身上移开,而后落在奉天钊身上,“老家伙,你,是药师?”

这话说出口,他自己心中都是微微一震!若这奉天钊真是一名药师,以其实力相推断,那该是什么境界的药师了?

霄碧晨在一旁只看得有些呆滞了,好久才是反应过来,看向那眼前的一老一少一狼躯,心中狠狠一震,“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在这头狼的身上出现这等异况,当真是难以想象!”青老幽幽一叹,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其实他还有话,但似乎觉得与此时而言,兴许有些早了,便是不再说下去。

“青老,这些您从何得知?”高寒问道。

“高小子,老夫不是说要多读书么,这些,可都是书籍上的东西。”青老面上一抹笑意,而后向那奉天钊微微一抱拳,“没曾想阁下竟是一名药师,当真是有些怠慢了!”

然而,奉天钊却是木然的抬了抬眼皮,瞥了那青老一眼,便是再度将目光停在了那高莽身上。

高寒心中微微有种感觉,这奉天钊,或许真是一名药师,看他的情形,似乎是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东西,当下,心中不免便是对这奉天钊的过去有了些许的兴趣

五行奇门  第两百一十七章 幽冥草

“老家伙?”他试探着问道。

而奉天钊眼中却是露出一抹挣扎之色,而后其身上竟是猛地腾起莫名炎热之气,看向高寒的双眼,竟是霍然涌上两抹火红!

他喘着粗气,冲着高寒,声音压抑,“……你,杀了,烟儿!”

高寒一怔,却是不明所以,“烟儿?老家伙,你在说什么?”

他再度看向那奉天钊,却是见那奉天钊的身影竟是消失而去,与此同时,一道灰影转瞬间已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滚滚热浪瞬间便是扑面而来!高寒心中一凛,下意识却是将双臂格挡而起,眼神微眯而起!而其脑海深处,莫明处,一股力量却是有些蠢蠢欲动起来!若是看清楚了,高寒便是会发现,那乃是一道虚影,身形相貌跟他乃是完全一样,不差分毫,高寒定是不会忘记,因为那道身影,正是他锤炼过的主魂,又称作天魂!乃是药师炼制丹药之时极为关键的存在!而此时这道小人却是隐隐欲动,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然而,并没有出现他预料之中的碰撞,只是滚滚热浪依旧从身前不断地涌来。高寒眼睛缓缓睁大开来,将眼前的一幕尽数收于眼中!

奉天钊的一只翻滚着热浪的沧桑手掌在高寒面门前紧紧两尺少许处停着,他喘着粗气,脸上一抹挣扎之色,口中,不住的念叨:“不,不对,你不是……”

高寒背后一阵冷汗,这奉天钊要是一掌拍下来,自己还不得就此与世长辞了啊?额头之上,此时,冷汗也是渐渐溢出。

这般僵持许久之后,那奉天钊眼中的火红之色终于是渐渐的消退而去,他身上的那滚滚热浪也是渐逝而去,知道在高寒的眼中那张脸庞彻底是没了通红的神色,眼中也是有了一丝清明,高寒这才试着开口,问道:“老家伙?”

奉天钊看这高寒,注意到自己的动作,一怔,收回那掌,看看高寒又看看自己的手掌,“小子,怎么了?”

高寒长长舒口气,刚刚的紧张烟消云散,要是真被这奉天钊放倒在这里,岂不是太冤枉了,想他高寒之前跟那烽无迹老家伙相战都是没有香消玉殒,到头来竟是被自己的战友给结果了!岂不可笑?

“老家伙,你,刚刚是怎么了?”高寒面色怪异,问道。

奉天钊一怔,“什么怎么?”旋即脑中像是划过了一幕场景,面色不禁便是一变,而那道之前被他说出的似是很遥远的名字,也是再度清晰的出现在脑海之中,“烟儿……”

“老家伙,你刚刚没事吧?”

“我没事,不过这家伙或许便是有事请了!”奉天钊看向地上那庞大身躯。

闻言,高寒也是不在留意那奉天钊之前的异状,脑中也是浮现那奉天钊之前所说的“五行乱象”,不禁便是问道:“五行乱象?”

“虽然有些难以相信,但是,似乎正是那五行乱象!”奉天钊此时,面色认真,就像是正在为人诊断的德高望重的药师,一时间,高寒竟是有着一种错觉。

不光是他,就连青老几人,都是有这样的感觉。

“怎么解?”高寒直截了当,询问解决办法。

奉天钊没有丝毫的停顿,应道:“五劫之丹融极丹,配以幽冥草相食!”

高寒心头一阵疑惑,奉天钊这般口气,高寒却是感受到过,正是当初赠予他《五行药书》的那帝都第一药师,医鬼。当日那医鬼是给他母亲看病来着,诊断完毕开药之时便也是这种口气,莫这老家伙真是药师不成?高寒嘀咕不已,却是没有丝毫的不信之意,“融极丹……幽冥草……”

要说这两种东西他知不知道,嘿,他还真知道,不得不说那本药书还真是厉害,若不是在那里面看到,或许高寒还真是啥都不知道!融极丹,五劫之丹,专门针对五行错乱之况,即便是最极端的繁冗复杂,都是难以逃脱融极丹之力,故而有了这个名字,融极!至于那幽冥草,书上所载乃是生长于那东南部幽冥涧之中的一种草,这种草奇特便是奇特在,在这般冷寂森然的名字之下,那幽冥草其中竟是含有齐齐五行之数,可谓是真正的五行草!

“小子,这可是不简单啦!”一旁,青老笑起来。

高寒看去。

“五劫之丹的炼制,绝非简单之事,而那幽冥草,据我所知,只有在那东南部的幽冥涧之中才是找得到,看来,你有的忙了!”青老笑道。

高寒面色淡然,确实是有些麻烦,但是这些还不至于是最大的问题,现在已经没有最大的问题了,只要有门路,就说明有招!

“虽然之前看那本药书看的不少,却是从来没有炼制过丹药,这五劫之丹有些棘手,那幽冥草同样是有些棘手,”他心一横,“大不了就去那幽冥涧之中走上一走!”

“呵呵,小子,莫非你还想去那幽冥涧之中走上一走?这我可就得提醒提醒你了,那地方,是有得进没得出,所以,你可得斟酌斟酌!”琴无心慵懒的声音淡淡响起。

高寒淡淡一笑,“多谢,但若是无他法,我还真是得去那里走上一走。”

“无知的小子,那地方,可不是你家,想进就进,相出就出!”画惜面色不屑。

高寒笑笑,不说话。

本来他来这里就是追着那奉天钊来的,当然,他也不否认其中也是有着那潮汐塔的缘故,但是,也不是非要留在这离火城中不可,若是需要,他倒是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这里,去找那幽冥草!

“或许,我们应该看看那张晴帖之上,还有些什么东西。”奉天钊的话淡淡响起,高寒扭头,迎上那双眼眸。

高寒手掌一翻,那张火红的请帖便是出现在手上。打开来,细看而去。

一旁的霄碧晨将雷冬搂着,看向高寒的目光之中,闪烁不定。

青老撇撇嘴,显得有些无聊。

奉天钊的目光转到了地上躺着的那庞大身躯,脑中像是有着什么东西在渐渐的恢复过来,那些东西似乎是被隐藏了好久一般,这般再次袭来,每一点都是让他心中微微一阵跳动,那“烟儿”不断闪烁在每一点袭来的好似回忆一般的东西之中,让他心中时暖时寒。

“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灵儿么?”突然,他喃喃自语起来,眼中又是浮现一道较小的身影来,微微笑意浮现嘴角,而后涌上寒意,“潮汐塔,灵儿,我一定将你带回来……”

一旁,高寒眼神陡然一缩,而后渐渐合上那请帖,却是看向奉天钊的目光中,已然下了什么决定一般!

奉天钊看去,眼中询问之色。

“那竞药大赛,看来,咱们得去上一去了!”高寒淡淡道。

那张被他合起来的请帖之中,幽冥草三字,清晰无比的印着。

白城好的牛皮癣医院
佳木斯癫痫病医院
十堰治疗睾丸炎医院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谢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